华观正论丨标志性时刻: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超二战!

12月14日,美国新冠肺炎病毒疫情累计确诊病例超1700万例,死亡人数已超过了30万人。具有世界最强医疗力量的美国,和平时期因公共卫生事件不到一年死亡的人数,居然超过了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总死亡人数!这是让人深感震惊和大跌眼镜的。12月18日,美国单日确诊突破了40万例,累计死亡31.6万人,疫情蔓延依然看不到缓解和终止的希望。号称世界头号强国的高傲“灯塔”国——美国,竟然让对其而言并非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击倒了。人们不禁要问三个问题:美国何以在抗击疫情中堕落到这个地步?有没有人为此负责?新冠病毒疫情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失控,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带来什么影响和后果?如果说新冠病毒疫情对中国来说是“黑天鹅”事件,那么,对美国而言则是典型的“灰犀牛”事件。疫情在武汉爆发后,中国第一时间测出病毒基因组序列并向全世界分享。1月3日开始,美国等有关方面就得到中国官方分享的有关信息。为阻断疫情传播,1月23日武汉史无前例悲壮封城。这时,美国等西方国家抱着怀疑、鄙视、贬斥的目光看待中国。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当日即宣布新冠病毒疫情构成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从2月2日始实施防疫入境规定,禁止过去14天内抵达中国的外国人入境,从中国大陆返回的美国公民需接受健康检查和14天隔离。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在全球率先从2月6日起,停飞中国航班。2月7日和3月27日,特朗普总统两次致电习近平主席讨论疫情问题。因此,美国是完全知悉疫情,有足够时间阻击疫情的。中国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初步遏制了疫情蔓延势头,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将本土每日新增病例控制在个位数以内,用3个月左右的时间取得了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的决定性成果,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维护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维护地区和世界公共卫生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但美国把中国为世界争取来的宝贵时间窗口白白浪费了,眼睁睁看着新冠病毒疫情这头“灰犀牛”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个中缘由,一是美国将国际抗疫合作对抗性政治化。从一开始到现在,美国都没有真诚地负起世界头号大国领导全球抗疫的责任,而是让政治病毒肆虐,企图利用疫情打压中国,拼命“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破坏世界团结抗疫,不重视不吸纳中国的抗疫经验,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二是特朗普政府基于国内选举政治的需要,采取了十分错误的消极防疫政策。今年恰逢总统选举年,特朗普将自己再次当选作为美国最大的政治,因此粉饰太平,一开始极力贬低新冠病毒的危害,后来则故意淡化疫情传播的危险性和对人生命健康损害的严重性,妄称无非是“大号流感”,同时一以贯之的是,特朗普政府消极应付,不尊重科学事实与科学措施,不尊重福奇博士这样的顶级专家意见,甚至掣肘地方政府的防疫措施。有限的隔离封锁措施才有点成效时,特朗普政府担心经济下滑太厉害影响选情,强制重启。当美国确诊病例超过322万例时,特朗普才首次在公众场合戴上口罩。然而,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疫情失控让特朗普大选雪上加霜,以至崩盘。三是美国卫生防疫体制弊端凸显。美国不认为医疗保健是基本人权,社会保障网中私人出资比例远高于其他国家,其法律制度将医药企业的利益置于生命、创新和经济可持续增长之上,构筑了世界上最昂贵的医疗体制。特朗普一上台即否决了奥巴马的医改政策。此次防疫中,美国行政决策执行效率低下,专业疫情防控部门作用有限,检测费用和治疗费用极高,以及一定时期内的医疗资源挤兑崩溃助长了疫情蔓延。四是美国过度放纵的自由化意识形态让防疫限制性措施实效大打折扣。新冠病毒并不讲政治,如果不控制源头、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及时科学有效救治患者,其传播就会不断扩散。但在美国,采取这些措施难度极大,有相当部分人打着自由的幌子根本不遵守防疫规定,典型的例子是选举期间大规模集会并未受到大的影响。让人瞠目结舌的是,美国政府居然想自由放任,搞完全不负责任的群体免疫。据媒体报道,7月4日一名叫亚历山大的科学顾问写给美国卫生部高官的邮件中讲,“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们需要建立群体免疫,让不容易死的人都感染病毒。婴儿、孩子、青少年、年轻人,以及健康的中年人,他们的风险几乎可以忽略,我们利用他们建立群体免疫,我们希望他们感染新冠。”美国疫情如此猖獗,美国人民付出了如此惨重的生命代价、健康代价、经济代价。那么,美国的问责机制如何,有人为此负责吗?答案是NO。美国政府表面上是“民有民治民享”,但实际上并不对人民负责。美国疫情失控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与中国截然相反,美国政府并不奉行生命至上人民至上。普通群众只有表面上热闹的间歇脉冲式投票权,并不能左右政客们的命运。真正左右美国政局的是垄断资本利益集团,老百姓本质上是无权的。中国确诊病例8万多例,死亡人数4000多人,但有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因之丢官,各层级干部因防疫不力被处理者不乏其人。美国在人口为中国四分之一的情况下,确诊病例为中国的200多倍,死亡人数约为中国的70倍,听说过有官员对此负责了吗?媒体报道的,只有个别专业官员因说真话而被打击报复。有人会说特朗普竞选连任失败就是一种负责。这种说法是错误的,选举胜负并非通常意义上所理解的追责问责,不具有制度性惩罚意义。如果特朗普是因疫情防控被弹劾下台,那是被追责负责。但正常选举下台并非问责,他已声明四年后会再次参加总统竞选。当美国死亡人数超过20万人时,白宫发言人居然声称,“还没有死到200万呢。”言外之意,这样的疫情本应该死掉200万人,死个20万30万人就算是干得好。这样的政府还能称为责任政府?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东升西降”态势明显。百年不遇的新冠病毒疫情加速了大变局的演化,加剧了本已动荡不安世界的动荡。在此次抗疫中,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整体表现良好,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基本全体沦陷。这是偶然吗?偶然中有必然。即便国际话语权仍然掌握在西方手中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美国彭博社近日在一项疫情应对全球排名中,通过精巧的“算法机制”,将美国在全球53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了第18名,将全球抗疫最出色的中国排在了第7名,把中国排在一些至今没有控制住疫情并在持续死人的欧洲国家之后。这样有悖于基本事实的所谓排名,纵使能够一时在某些地方蒙蔽国际社会,但终究遮掩不住铁的事实。中国抗疫的成功和抗疫方略措施的有效,不是西方媒体自欺欺人可以否定的。瑞典国王和首相近日就双双承认抗疫失败,将被迫采取一些防控措施,这就是一个鲜活例证。其首相斯特凡˙勒文表示:毫无疑问,许多人因疫情去世的事实无疑是一场失败。瑞典政府此前公然提倡所谓的群体免疫,导致确诊35万例,累计死亡7800人。英媒自嘲英国为”欧洲病夫”。该国12月20单日新增病例高达3.6万例,其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表示英国对新病毒变种已经失控,伦敦等地被迫再次封城。新冠病毒疫情是面照妖镜,照出了制度、道路、文化的优劣,照出了各国和国际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上的不足,照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瞻远瞩,其影响是深远的。同样一份考卷,中国的考试成绩显著优秀,这将极大增强中国的“四个自信”,极大增强中国人民的凝聚力,也将极大增强中国的国际竞争力。美国NBC新闻网无视中国抗疫已经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和引领了世界抗疫,近日在报道美国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首批接种新冠疫苗时,引用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居然称这是新冠肺炎的“诺曼底时刻”。这充分表明国际政治极其复杂,未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是不甘心在全球面前被打脸的,绝不会善罢甘休,必然还要就新冠病毒疫情大做文章。真正难以制服的不是自然病毒,而是人间政治病毒。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