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分子许智峯宣布逃亡海外,退出香港民主党

香港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11月30日(周一)前往丹麦。今日(3日)晚8时许,许智峯在其个人社交媒体突然宣布逃亡海外,并退出香港民主党。 根据媒体报道,许智峯是“揽炒派”议员,曾在今年5月因冲击立法会被香港警方拘捕。早前《国歌法》进行二读审议程序时,许智峯更是手捧一包泥浆状“腐烂植物”,霎时议事堂臭气充斥,更有议员不适呕吐。因此也有网友称他为“恶臭议员”。 延伸阅读 以雷霆举措清理乱港害群之马 “求锤得锤”,以此形容那些近来“闹辞”的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恐怕再合适不过。据报道,在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相关决定,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梁继昌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后,另外15名“揽炒派”议员声称放弃承担议员责任,要和这4人捆绑“请辞”。目前,他们的辞职已全部生效,其在立法会的水牌也被秘书处用黑色胶纸遮盖。 一场闹剧,以“揽炒派”的咎由自取划上句号,但以此为起点,更值得思考的是,香港需要怎样的立法会?需要怎样的立法会议员?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机关,立法会承担着研究法案、审批公共开支及监察施政等重要职能。立法会议员作为立法机关的成员,肩负维护香港宪制秩序的重要职责。质询和辩论都应恪守议事规则、遵守法律规定。对立法会议员来说,真心实意拥护《基本法》,以香港前途、市民福祉为依归,是履职的基本前提和底线。然而,长期以来,一些人将职责抛诸脑后,视法律于无物,一心以议员身份为政治跳板,干扰对抗特区政府,挑战中央权威。政治裹挟之下,议事厅屡屡沦为“泥浆摔角场”,不仅消解了立法会在特区宪制框架中应有的管治责任和能力,更搅得整个香港社会乌烟瘴气。 身为规则制定者,却带头破坏规则;身为民意代表,却干着祸港乱港的恶行。闹辞也好,卖惨也罢,一次次自不量力的夸张表演,只能让更多人看清“揽炒派”的本质。“修例风波”以来,这些人变本加厉搅弄风云。会场之内,他们疯狂“拉布”,动辄嘴炮相向、拳脚相加,企图瘫痪特区政府运作;会场之外,他们煽惑“黑暴”打砸,鼓吹“违法达义”,勾结外部势力,大肆卖港求荣。眼看大势已去,一干蛇鼠之辈开始“抱团挣扎”,强作“困兽之斗”。这些所作所为完全是与《基本法》为敌,与香港市民为敌,与香港前途为敌,是香港法治的耻辱。以雷霆举措清除害群之马,让这些“毒虫”自绝于政治舞台,不仅不会影响立法会职能的发挥,反而有助于其促香港发展、助民生改善。 人心思稳、家园思安,香港社会苦“揽炒”者久矣,重启经济、改善民生,是广大香港市民的普遍愿望。随着香港国安法落地,人们看到了香港止暴制乱的坚实脚步。在教育领域,各路“黄师”被赶下讲台,一系列“毒教材”得到清理;在司法领域,乱港暴徒纷纷受到正义的审判,一众祸首得到应有惩罚;在传媒领域,“黄媒”头目仓皇落网,严格的身份认定让“假记者”无所遁形……改变正在发生,也让人清晰地认识到,今天的香港,需要的是遵规守法、恪尽职守的“建设者”,而不是吃饭砸锅、吃里扒外的“破坏者”;是以市民福祉为重的“实干家”,而不是为谋私利不择手段的“揽炒派”。“修例风波”所带来的创伤仍未痊愈,新冠疫情、经济下滑等因素又带来新的冲击,惟有继续对各个领域拨乱反正、肃清祸源,方能避免香港在内耗中沉沦,坐失发展良机。 螳臂当车的闹剧,注定只会沦为笑料。将“爱国者治港”明确嵌入各领域运行机制之中,让心怀不轨者彻底丧失表演作恶的空间,香港在“一国两制”的护航之下,定能一步一步重焕荣光。 (责任编辑:admin)